美国新冠日新增飙升三成:新变异株占四成,24万儿童经历丧亲之痛

当地时间5月13日,美国疾控中心(CDC)发布周报:“2020年1月11日这一周美国记录了首例新冠死亡,两年多后,美国正在接近一个悲惨的里程碑(milestone):100万人死于新冠。”不过,美国总统拜登已于5月12日下令全美降半旗5天致哀,声明中宣布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达到100万。根据CDC最新的数据,截至当日美国新冠死亡人数为99.6653万人。CDC此前发布的“发病率和死亡率周报 (MMWR) ”显示,COVID-19连续第二年成为美国第三大死亡原因,仅次于心脏病和癌症。从数据来看,2021年,美国每8例死亡中就有1例以上是由COVID-19导致,高于2020年每10例死亡中约1例。
CDC在周报中表示,新冠除了导致疾病和死亡,还引发了美国的教育中断、失业、与朋友和家人分离、粮食危机、经济负担以及前所未有的心理健康危机。到2021年10月,美国有超过14万儿童失去了父母或监护人。而如今,在奥密克戎浪潮的推动下,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超过24.1万人。
CDC表示,大流行对每个人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,但有些人在疫情中更为脆弱。过去两年的事实表明,美国的健康公平仍未实现。美国许多种族和少数族裔群体、老年人、残疾人和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受到了不成比例的疫情影响,他们更容易在新冠大流行中患重病甚至死亡。
虽然美国在刚刚过去的冬季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新冠大流行,但随着防疫措施的放开以及受奥密克戎的新变异毒株BA.2.12.1推动影响,美国新冠病例正在猛增。根据CDC的周报,美国日新增病例较一周前上升了30.7%,核酸阳性检出率上升了28.16%,日新增入院人数上升了17.5%。
具体来说,截至2022年5月11日,当前每日新增病例的7天移动平均值为84778例,之前的7天移动平均值为日增64781例,截至2022年5月4日,美国共报告了82196077新冠病例。核酸阳性检出率为9.1%,一周前这一数字为7.4%。每日新增入院患者的7天移动平均值为2629人,一周前这一数字为2219人。
CDC称,美国一些早期证据表明BA.2.12.1比BA.1/BA.2有着更强的免疫逃逸能力和更快的传播速度。奥密克戎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具传染性的新冠变异毒株, BA.2.12.1是BA.2变异毒株的下一代。BA.2传播力至少比BA.1高30%。据CNN报道,BA.2.12.1的传播力估计比其前身BA.2还要高23%至27%。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最新的监测数据,BA.2.12.1变异株已经占据了纽约州、新泽西州近七成的比例。而在全美,BA.2.12.1变异株也已经占据了42.6%的比例,这较一周前的36.5%飙升了16.7%。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BA.2.12.1会导致比原始奥密克戎毒株其各种子变异体更为严重的症状。
此前外界普遍认为的奥密克戎毒力较弱,然而近期来自港大、哈佛大学两个团队的研究均显示,在未接种疫苗的情况下,感染奥密克戎毒株面临着与感染早期新冠原始毒株相似的死亡风险。
科学家使用基因组测序技术 来确定新冠变异毒株。通过分析这些序列之间的异同,科学家可以跟踪变异毒株的流行情况,监测新冠病毒变异毒株遗传代码的变化。这些信息可以让人们更好了解变异如何影响公共健康。新冠病毒基因组中的基因包含构建病毒的指令。例如,上图中的棕色部分具有构建刺突蛋白的遗传指令,刺突蛋白是新冠病毒进入人体细胞的“钥匙”。刺突蛋白的变异可能会影响病毒传播能力和免疫逃逸能力。因此,科学家们密切关注新冠病毒刺突蛋白部分的突变。BA.2.12.1之所以备受关注,在于其刺突蛋白上L452Q点位的突变。L452是Delta变异毒株关键突变点位,L452使Delta具有传播优势以及免疫逃逸优势,而原始奥密克戎毒株则不具备这一突变。
目前国际上还有2个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备受关注:BA.4和BA.5。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,南非新冠病毒阳性的检出率31.1%,逼近该国最高纪录。BA.4和BA.5的刺突蛋白上L452点位,同样出现了变异,意味着更强的免疫逃逸能力。受BA.4和BA.5影响,南非可能已经进入了第五波疫情。
根据目前的初步研究,BA.2.12.1、BA.4和BA.5的相比BA.2有25%以上的传播优势。同时更强的免疫逃逸能力,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突破性感染。
北大谢晓亮团队的最新研究显示,BA.2.12.1、BA.4/BA.5逃逸体液免疫能力最强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与BA.2相比,BA.2.12.1和BA.4/BA.5对接种三剂疫苗又感染过奥密克戎BA.1的受试者血清表现出更强的中和逃避。
新冠在美国的大流行也造成了美国预期寿命的大幅下降。美国全人群的预期寿命2019年为78.86岁,2020年降为76.99岁,2021年再降至76.6岁。这都是美国历史上罕见的下降。也就是说新冠在美国流行2年,让美国的预期寿命下降2.26岁。可查资料显示,美国人口预期寿命的最大整体降幅出现在1943年(下降2.9岁),当年美国在二战中死亡的人数达到顶峰。
美国疾控中心申明,如果死亡证上出现COVID-19为死亡原因,就会被计算为因COVID-19死亡。如果COVID-19不是导致或促成死亡的原因,则不在死亡证明上报告。
虽然已经造成了仅100万人死于新冠,美国最近却掀起了不戴口罩的浪潮,甚至还仇视戴口罩的人,这更是对疫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发表评论